“十三五”天然氣改革核心仍是市場化

時間:2016-02-28    點擊:
“十三五”天然氣改革核心仍是市場化
       權威部門的知情人士近日向《財經》記者指出,“十三五”能源規劃在油氣領域仍將按照此前出臺的 《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下稱《行動計劃》)總體框架制定,總基調不會發生變化。同時, 今后可能會針對天然氣出臺類似新能源汽車的特別支持政策,讓改革更有效果。
       由于霧霾的肆虐,天然氣作為清潔能源被寄予厚望,人們希望其接替石油和煤炭,與核電等其他清潔 能源一同改變中國的能源結構。“氣化全中國”是當前能源改革最迫切也最現實的路徑。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顯示,中國天然氣市場自2004年開始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04年-2014年天 然氣消費量年均增長142億立方米,年均增長率為17.84%。
       然而,“十二五”末天然氣消費增速放緩,未完成規劃目標——天然氣“十二五”規劃曾預計,2015年我 國天然氣消費量為2300億立方米左右,但2015年消費量連2000億立方米也未達到。
       “十三五”發展目標雖未出臺,但如按《行動計劃》,“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 到15%,天然氣比重達到10%以上”,照此發展,目標難以實現。
        中國天然氣大發展面臨的主要困難包括:工業用氣量難上升;天然氣價格未完全實現市場化。究其本 質,還是在于天然氣體制改革沒有突破,計劃經濟色彩依然濃厚。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副司長、經濟學與 公共政策學者范必將能源行業現行體制稱為“多重體制亞型復合體”,認為改革遠未到位。
        相比之下,美國天然氣產業在1938年至1973年進入約35年的高速發展期,這一時期除消費快速增長 外,基礎設施建設、法律及監管體系建設均快速發展,從而為20世紀70年代開始的天然氣市場化改革奠定 了基礎。而此時的中國正處于相似階段。
        習近平主席已就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提出頂層設計,“要還原能源商品屬性,構建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 和市場體系,形成主要由市場決定能源價格的機制。”也只有如此,中國才能贏在全球能源轉型的拐點。
        天然氣尚未回歸商品屬性
        《能源大轉型》作者、哈佛大學貝爾弗中心國際理事會成員羅伯特·海夫納三世(Robert A.Hefner Ⅲ)曾 指出,縱觀文明發展史,每個時代的主流燃料都存在自身的局限性。每種燃料的退出,并非因為被耗盡, 而是因為導致了過高的社會成本。煤炭和石油即被自身的高碳屬性所局限。
         他認為,美國面對的挑戰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挑戰之一——創建一種能源系統,為全球經濟發展提 供燃料,同時避免經濟和地緣戰略風險,避免污染與全球變暖。
         這同樣是中國所面臨的挑戰。天然氣清潔、儲量豐富且分散,因此大量普及后可改變中國的能源結 構,同時可改變全球在石油時代所形成的地緣政治格局——大量資源集聚在政治并不穩定的國家和地區。
         IHS公司副董事長丹尼爾·耶金博士(Daniel Yergin)在日前召開的2015年國際油氣發展研討會上向全球能 源巨頭預測,全球將會以巴黎氣候大會為標志,轉向一個新的低碳能源時代和經濟模式當中。到2040年, 天然氣會贏得競爭的勝利,成為全球最重要的能源。
         如果中國能源能夠在巨大的環保壓力下成功實現以天然氣為主的清潔化轉型,則可能贏在全球能源轉 型的拐點。但前提是回歸能源的商品屬性,讓市場來決定天然氣“勝出”。雖然中國在“十三五”尚難實現這 一目標,但這應會成為未來的改革方向。
         因此,《行動計劃》提出大力發展天然氣,明確了堅持“節約、清潔、安全”的戰略方針;提出到2020 年,基本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能源市場體系。該文件于2015年6月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被能源 界視為由“十二五”向“十三五”的過渡性文件。
         影響“十二五”目標實現的重要因素是用氣量始終低迷,但用氣量低迷是現象而非本質問題,體制改革 不到位始終是根本癥結。只有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包括天然氣定價機制和基礎設施準入等市場條件的 構建,天然氣才可能迎來快速發展。
 
在线精品国产在线视频